合群进化:中医社团意识的觉醒 | 中医百科

合群进化:中医社团意识的觉醒

近代以降,西风东渐,中医面临生死存亡之变局。中医之路,“返古”还是“维新”?“百年中医沉浮录”透过百年烟云,直指当下。
如果说近代中西医的论争在学术上一直处于相持阶段的话,中医参与论争的形式则在不断更新。从最初陈定泰、朱沛文等汇通医家的个人研求,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出现结社、集会和创刊办报,中医在形式上走向近代化。这种变化,使中医在抗争政府卫生行政歧视时有了充分的力量。
在论争和抗争中走向组织化
清末准备实行立宪时,初步开放了结社、集会和办报,中医社团与报刊也应运而生,而中医社团与刊物出现的一个直接的刺激因素是与西医的竞争。传教士医师在中国传播近代医学,同时将西方医学界的组织形式带到了中国。1880年,西医在中国创办了《西医新报》,1886年,在上海成立了“中国教会医学联合会”,又称博医会,1887年创办《博医会报》。西医惯于以团体的方法开展活动,交流学术,发表见解。在19世纪末中西医问题日益引起社会关注的情况下,若中医仍无所组织,各自为战,显然不利于争取社会的支持。
一般认为,近代最早建立的中医社团是上海李平书发起的医学会,于1903年9月26日正式成立。李氏在《开办医会启》中称:“沪上持业皆有会,惟医独无。……兹特先设医学会以集同志讨论,然后著医学报,编医学教科书,设医学堂,开养病院,期臻美备。”但该会维持不长。1904年周雪樵在上海创办《医学报》,次年成立中国医学会,1907年进行改组,依托《医学报》成为联络各地医会的组织,蔡小香为学会总理。规定凡有志医学,不论已未行医,均可入会。会员近300人。
这些中医社团或刊物,几乎都鲜明地宣示其对中西医的态度。如医学会的宗旨是“改良医学,博采东西国医理,发明新理新法,取集思广益之效”。而医学报刊更成为与西医论战的阵地,如《医学报》在清末组织了“肆诋中医之腐败滥觞不在东西医而在甘为东西医奴隶之医说”为题的征文活动,火药味甚浓。入民国后,余云岫发表《灵素商兑》及一系列攻击中医的文章时,中医的《医界春秋》、《医学杂志》、《三三医报》、《神州医药学报》等是与其论战的主要场所。
以社团和刊物作为改良阵地
如果说,与西医论争、为中医辩护促使中医形成群体性职业认同的外力的话,而近代化的社团和刊物的另一功用,则是改变中医界内部的交流,使传统医学从“各承家技”向“合群进化”的组织化和近代化方向发展。
结社办刊是现代常见的学术交流与研讨,但中国以前素无此种传统。中医上千年来走的是师徒授受或家庭传承的路子,以前要想获得他人的经验,除非拜入其门下——清代就有叶天士不惜隐姓埋名,连拜17位老师的传奇。晚清以来,西风渐吹,观念有所改变。中国医学会下的浦东医会简章说:“医道为神圣不可侵犯之学问。惟范围极广,非合群无以资研究,非集思无以广见闻。”
清末医学团体学术交流的主要的方式是“课艺”,所谓课艺是指习作,当时读书人准备科举考试时经常聚在一起,定题写作,互较高下,称为联课。广州医学求益社就主要采取这一形式。该社定期集会,每会均出题三道,并规定第一、二题以《神农本草》、《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五书为限,第三题自由命题。每次社员的习作,由指定的评论人阅卷,并公布评比结果。广州医学求益社自1906年创建至1912年12月,其举行过58次此种联课活动。1913年医学求益社续办,第63会有一题目为“中医以内肾主藏精,西医言另有精道;西医兼以内肾为出溺之道,中医专以膀胱为出溺之道。请详言宗旨异同论。”会员李致和的文章较为客观中肯,评点者罗熙如挥笔赞曰:“中西会通,抑扬尽致,崇议宏论,难在心平气和。鲁仲连善于排难解纷,不意医界中亦有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