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苏区中医药发展的历史和时代价值 | 中医百科

中央苏区中医药发展的历史和时代价值

在中央苏区,中国共产党通过医疗资源的整合和利用实现了中西医药的有效协调和整合,不仅满足了困难和困难环境下红军和人民的医疗需求。也维护了苏联和军队的健康,恢复了革命军队。战斗力作出了重大贡献,为后来制定“中西医结合”和新中国“中西医”奠定了基础。传统中医是我们人民抗击疾病数千年经验的总结。即使在偏远的山区,中医也一直是人们深切感情的不可动摇的选择。中央苏区位于偏远山区,交通受阻,与外界接触较少,经济文化落后,西医资源和西药市场非常有限,伤害的治疗取决于当地的Lang中和上山草药。那时,国民政府没有一个机构来领导中医。江西省各级国民党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防止“士兵的病”。直到1934年6月,中央苏区的卫生工作已经进行了两年多。江西省国民政府成立了“省卫生厅”,负责全省卫生保健工作。中央苏区医疗卫生模式的建设起源于“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 1929年1月,红四军从井冈山进入渭南和岱溪。该单位是在秋收起义和井冈山南昌起义部队之后建立的。井冈山基地建立了红军医院。 “医院位于山上,采用中西方法治疗。”这些做法,如使用中药,也被红四军带到中央苏区。中央苏区中医药发展现状党与苏维埃政府支持中医药。中国政府对废除中医药的态度和禁止中医药的发展是截然不同的。以毛泽东为首的苏维埃政府指导和保护了中医药的发展。在古田会议决议中,应提出“医生和药物较少”的问题。
他负责中央苏区的医疗保健工作。中央军事委员会军事医学科主任何成充分肯定了中医药的作用。他在《红色卫生》杂志上写了一篇文章《应急切转变诊疗工作》,要求医生放弃“普及的西医,中医完全无用”的偏见,甚至提到“打破毒品的多样性和进口商品的可用性的偏见”政治的高度。 1929年12月中医药管理局成立后,苏维埃政府开始改善卫生机构,建立卫生部门或卫生部门。负责包括中医在内的卫生行政部门。 1932年后,该组织更加完善,并颁布了工农红军的临时准备表。中央苏区各级中医,中医药和中药的管理得到加强。苏联有许多红军医院。红军医院已在上杭,长汀和吉安开业。这些医疗机构的中医部门不仅有中医,还有中医院提供中医服务。需要用中药搬到海洋大坝,成立西医院中医系,“病兵”直接送到海洋大坝医院中医科。 1929年9月,苏杭在上杭县漕溪乡也成立了慈溪医院。红军医院和中医医疗机构的建立确保了中医药在组织和中医药发展中的作用。培养中医人才1930年,黛西苏维埃政府发布通知,“各级政府都试图收集并邀请专门治疗枪伤的当地医生将政府送往医院服务。1931年9月3日,局长 – 中央苏区中央局局长欧阳勤在《中央苏维埃区域报告》中描述了红军的现状:“医生也缺乏。除少数西方医生外,使用俘虏和中药的医生。许多私人中医也受到革命的启发,并致力于革命队伍,为中央苏区做出贡献。面对医生短缺,苏维埃教育部代理部长徐特立说:“医生,不要上去,而是往下看,找自己,训练自己。
中央苏区不仅开设了西医学校,护理培训班等,还开设了红色中医课程,中医研究班的特殊班,并在一所综合性学校开设了中医和老中医。红军卫生学校。培养了大量急需的中西医人才。上杭财溪医院于1931年5月重建,也“为17名学生开设了中医执业培训班。 “发挥中医药治疗效果。中央苏区坚持”用中西方治疗“,要求”用中药代替西药“,以弥补西药供应的不足。红科,三四家公司有600多家。内科和外科病人均接受中医治疗。“黄腊坑第二分院”将伤病人数从20人增加到30人至300人左右他们都接受了中草药治疗,大部分伤病患者都得到治愈。“中医药在治疗伤病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9年9月至10月,毛泽东患有疟疾,入住永定和上杭农村时接受中草药治疗。另外,在医务人员的治疗过程中,用小檗碱水和金银花糖浆冲洗伤口,用软膏替代凡士林软膏,用烧酒代替酒精作为酊剂,用硼砂水消毒,用鸦片代替疼痛和麻醉,与自制三黄散一起使用消炎止血。主要长征之后,中央军委向游击队员发出指示,并在相关的“健康问题”中强调“没有西药可以中药”。自立和提高中药材由于国民党严密封存,苏联地区的西药非常稀缺。中央苏区在《红色卫生》上发表《我们目前的紧急任务》,提倡“试图用中药取代西医.在敌人的封锁下,在药物的困难环境中,应该用中药制造,制造或配制苏维埃政府和各级医疗机构克服了各种困难,通过收集中草药和自制中药,通过合作社组织中药材,开设中药厂生产中药,积极开发新中药。药品。
1933年6月,当时红军卫生学校校长陈义厚写了一篇文章,呼吁“选择技术人才,加强制药材料.使用中药,制作或配制.中医,有必要耐心一试,因为中药的量太少。效果不大,请告知《红色卫生》编辑部出版,以便卫生部门可以使用,或询问卫生材料厂1934年3月13日,周恩来发表了《五次战役中我们的胜利——论持久战》,提出“如健康我们能够制造自己的制药设备。一些自制药物比西药更有效。同时,我们的药物可以及时赶上部队的需要。例如,每年红军士兵都可以在今年种植痘苗。“中央苏区自力更生自己的制药厂到解决革命根据地军事和民用药物融资的困境。发挥中医药在预防和防疫中的作用。中央苏区曾经受到传染病的威胁,甚至还有天花和鼠疫等劣等传染病的爆发。中央苏区通过决议法规的制定,开展了防疫卫生运动,发挥了中医防治各种传染病的作用。 1932年1月13日,《红色中华》该报刊登了题为《大家起来做防疫的卫生运动》的社论。 1932年8月28日的《红报》社论指出,“药物采集团的组织去了各地购买各种草药。”《红色中华》于1934年6月12日详细介绍了常山和柴胡治疗疟疾的情况。许多关于健康和防疫的法规都有禁止食用辣椒的规定。制定有利于中医药作用的法规苏维埃政府制定并颁布了一系列法规,纲要,摘要,决议和命令,如《苏维埃区域防疫条例》《中央苏区卫生运动纲要》等。这些法规有很多中药内容。促进了中医药的发展。何成在文章《应急切转变诊疗工作》中指出:“材料厂生产的麻黄丸的抗热,复方柴胡丸等疟疾治疗等几十种药物都经过反复测试,效果不错。
“最常见的ipeca根,凤凰,洋车前子,鸦片,鱿鱼.不下百种,中外医生都乐于使用,成为处方药的必备药。”为了应对当时在苏联欺骗中医的现象,苏维埃政府提出“让群众告别非科学的医疗技能,如具有强烈迷信感的中医,卖药在河流和湖泊中,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知道如何要钱,无论人们如何。“生活。 “中央苏区中医药发展的历史和价值,非常重视中医药的发展,是我们党开创的优良传统。中央苏区的辉煌历史必将永远传承下去。至少我们今天将给予我们以下灵感:加强继承的发展。医学的决心和信心中央苏区的中医药发展改善了基地人民的医疗条件,提供了健康保护,改善了群众的健康,从而保证了红军士兵的招募,为革命的胜利提供了保障。在革命战争期间,中医药在革命斗争中仍然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在新的时代,我们必须有信心和决心传承,善用中药,建设健康的中国dy与实施《中医药法》在艰难的革命战争期间通过法制建设发挥中医药的作用。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以下简称《中医药法》)将党和国家的中医政策转变为国家意志,为支持和促进中医药发展提供了坚实的保障。有必要进一步研究和实施《中医药法》来维护和增强人民群体。充分利用中医药在健康方面的优势。学习中央苏区建立中医服务体系的精神。中央苏区的中医药卫生体系和中医药技术的应用,中医预防疾病知识宣传,群众健康运动等都是新中国。医疗服务系统的基本模板。今天,数亿人进一步发展了他们新的创造活力,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也为中医提供了更广泛的需求,中医现在拥有并且过去没有或没有完全装备。条件。我们应该更多地学习这种精神,建立好的医院和各级中医诊所,服务群众。
自觉坚持和运用辩证思维继承和发展中医。中央苏区政府明确批评了中医药不吃中药的行为,大力宣传中医药的作用,贯彻落实中医“治病”的理念,反对使用中药。 “伪中医”欺骗金钱。中央苏区政府有辩证思维,及时纠正这些问题,确保中医为军民服务。总的来说,中央苏区的中医工作生动地反映了“中心精神”,其主要内涵是“坚定信念,求实务实,全民信仰,诚信正直,勤奋工作”。争取一流,无私奉献“。中医在继承和发展中医药的伟大工程中弘扬这种精神,是一项妥善的举措。这也是今天研究这一辉煌历史记录的初衷。